军婚:相亲被兵哥哥看上了,但他怎么连个电话也不留……

养宠教程微信号:ZDH27258

同城宠友圈

City friendly circle

同城宠友圈
同城宠友圈 > 宠物相亲 > 军婚:相亲被兵哥哥看上了,但他怎么连个电话也不留……

军婚:相亲被兵哥哥看上了,但他怎么连个电话也不留……

时间:2020-04-27 14:46:47

军婚:相亲被兵哥哥看上了,但他怎么连个电话也不留……

摘要

卢颜从小就知道,灰姑娘是个童话。可有一天,卢颜遇到了他。

他说灰姑娘不一定是要遇到白马王子,可是要找到那个把你当公主一样宠的男人。

所以卢颜,你不必羡慕灰姑娘,你可以找个那样的男人,比如我。

精彩尝鲜

“那个,周……先生?”

卢颜望着头顶的招牌纠结了一下,回看周泽。不用这么隆重吧?我会……内疚的啊?

其实出咖啡厅门的时候已经后悔了。吃饭可以自己找地方吃嘛,干嘛要跟他过来吃?刚才那壶咖啡都是他结的账,虽然钱不多……

周泽有些疑惑地看卢颜,看她要表达什么意思。

他当然不太懂现在的小女生心里的弯弯绕,不过出门门的时候被千叮咛万嘱咐,说第一次见面一定要大方,一定要大气,一定要……体贴照顾女孩子。

体贴照顾的意思……他的理解就是对方说什么是什么。

卢颜于是手指往后:“你介不介意我们去那边?”

周泽身子向右转,然后往向右看,对着卢颜指的方向。然后……再向左看,看看卢颜,觉得这个女孩子真得不一样啊。

一般来讲,现在的女孩子都要面子要排场,这个女孩子放着高大上不去居然选了那么一个小面馆?虽然外面来看,装修得还算精致。

见卢颜巴巴地看着自己,周泽若有所悟地:“你喜欢吃面食?”

带着找到同道中人的欣喜。

卢颜:“……”你真得,误会了。

不过什么也没说。她已经饿得靠弓着肩来压缩胃了。

两人于是去了面馆。等面要一段时间,卢颜不客气地点了一盘拌凉菜,一盘茄汁鱼,外加一盘干豆腐丝。

总要先垫垫胃吧。

周泽看着吃得毫不忸怩的卢颜,觉得这姑娘真不错。做什么都是大大方方,不做作,不娇情。

当然也看出来了,这姑娘是真饿了。

“你早上没吃饭?”

卢颜:“……”

她能跟一个陌生男人说,她早上赖床赖过了点儿所以没吃得上早饭吗?

只好含含糊糊说了一句,“没来得及。”

周泽的理解是:工作太忙。

心里挺纳闷。不是说小学老师吗?这么敬业?

面上来的时候,一条鱼已经下去一半,凉菜只剩一个底。

周泽觉得,这姑娘,你是不是太能吃了?不过能吃是好事,他挺烦对面坐一姑娘吃猫食,看着让自己都没了胃口。

心里想着,眼里就有了笑意。

觉得今天这亲相得,挺靠谱。这姑娘长得挺好,性子看着也大方,人也不忸怩。

卢颜压根就没在意周泽的心理活动,她正饿着呢。自己为嘛坐咖啡厅里等人,为嘛跟这个男人坐一桌根本就没往心里去。

周泽拿着醋壶问卢颜:“要吗?”

卢颜看了看,醋啊?美容还软化血管,干嘛不要?

于是就说:“来两滴吧。”

周泽:“……”

你家倒醋用滴啊?

这醋壶跟倒酒似的,它用滴吗?

不过姑娘要两滴,那么就两滴吧。

于是架着醋壶,高高地点,真地点了两滴。

卢颜:“……”

这位兵哥哥你那么实诚干吗?我说的“两滴”是个概数,你不懂啊?

没好意思说。

周泽满意地点完两滴醋,给自己碗里冒了两股。觉得今天这面看着挺好,闻着挺香,这姑娘选的地方不错。

很满意。

筷子叉进去,还没开吃,手机就响了。

周泽心里就一格登,千万别跟他说临时有任务,以前的姑娘都是被他的临时任务逼退的。

又不好不接。

于是跟卢颜说声“不好意思”,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看了看来电显,是他妈。

心里松了一口气。肯定是问他进展。不是临时任务就好。

于是放心地接起来。

他妈在那边声音挺大,怒气冲冲地:“你又跑哪里去了?别跟我说又是临时任务!人姑娘等你半天了不见个人影儿,你是怎么个情况?”

周泽就愣了一下神,下意识抬头看对面的卢颜。

卢颜正叉着一筷子面,没往嘴里送,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说的是:“这面,我还能吃吗?”

卢颜觉得,现在的状况,绝对是因为自己打算讹一顿大餐却被放了鸽子真相又是她没有带一毛钱惹的祸。

她当时实在是饿得没了骨气,偏赶着周泽自动送上门。事实上,他如果不说那句“边吃边谈”,她本打算打个霸王车然后找人付账来着。

周泽觉得自己大约明白这姑娘刚才不肯进“高大上”的原因了。人姑娘打算解释来着,是他没有听。实话,也怪不得人家。

不过倒给这姑娘小心翼翼的样儿弄得哭笑不得。这姑娘你是饿了一顿饭才成这样的吗?别说钱都已经给你结过了,就是没结,请你一顿也没关系嘛。

“你吃你吃尽管吃!”

卢颜就放心了。

立刻好心地:“这边有两个西点咖啡,你一定走错地方了。另一家在华联商厦旁边。”

周泽:“……”所以你这是感恩回馈?

“你慢慢吃吧。”

站起身,然后出了面馆。

他是想跟这姑娘道声别来着,只是怎么这么别扭啊?

周泽一走,卢颜觉得这顿饭吃得有些……不好意思啊。

蹭了人家的饭,还误了人家的相亲,当时真应该解释清楚。

你说你干嘛要说“边吃边谈”啊。她明明就是一饿就没有骨气的人。

卢颜才吃了几口,眼前光线一暗,一抬头,周泽又回来了。

手里拿着手机,神情有些纠结地看着她。

“你……不认识路?”卢颜有些怀疑地。

周泽:“……”

觉得这姑娘你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啊?

“你叫什么?”

卢颜愕了一下,这顿饭不给白吃啊?你还打算找回来还是怎么的?

“……卢颜。”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卢森堡的卢。”

周泽:“……”

听到“卢森堡”三个字有些想笑。觉得这姑娘你是提醒我别再认错人吗?

“颜色的颜?”

“嗯。”

“你的手机号……方不方便?”

卢颜:“……不必了……吧?”

她可没有给陌生人留号码的习惯,兵哥哥也不行。

周泽倒也没有强求。对着卢颜晃晃手机:“你慢慢吃吧!”

人又走了。

卢颜:“……”

你回来这一趟就是想问问我的名字,以求让自己知道管了谁一顿饭?

卢颜吃到一半,接到电话。

“颜颜,你在哪儿?”

男人的声音是那种沉郁带着磁性有些大提琴轻拉带出来的低奏。

卢颜表情由欣喜转愤怒,然后再转无奈,然后说了一句:“不要告诉我我哥又派你来当替身!”

声音不自觉转低,转轻,有些小女儿家的恼嗔与撒娇。

“你哥,临时出任务……”

“我理解我理解我理解……”卢颜认命地打断对方的解释。

“我让慕容过去陪你……”

卢颜一腔欣喜迎头撞上一盆井凉水:“别,别,不用不用!……我吃完面就回杂志社了。”

再挂掉电话,自嘲了一下。瞧,这是你暗恋的人,他知道你的所喜所好,会适时地作出关心的姿态,但他却心有所属,且不吝在你面前展示恩爱。

自己欣喜个什么劲儿啊?这是种病,俗称犯贱!

卢颜回到杂志社,同办公室的孙姐看着她的样子就打趣她:“出去一上午跟打了一场伏击仗似的,这么没精神可不是你!午饭没吃饱?”

卢颜想了想,其实不是没吃饱,是没吃好。那一大碗面混着欣喜过后的失落在胃里搅着,挺难受。

孙姐看卢颜的表情,以为自己说中,就笑:“做这一行就这样,三餐不继睡眠不保的。习惯就好了。不是我说你,明明写得一手好文章,偏偏喜欢出去做采访。小姑娘家细皮嫩肉跑来跑去地蛮辛苦的哟。”

卢颜就嘻嘻笑了:“我现在先虐一虐自己,有比较才有鉴别。有了鉴别,就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甜了。”

把孙姐逗笑了。

卢颜往自己办公桌走。先看见对面搭着两条光裸的腿,好在裙子及时遮住了关键处,差一点就看见了内裤。

卢颜:“……”

新来的实习生已经让她数度无语过了,这位姑娘虽然我是个女的,可你也太大方了吧?

与卢颜临办公桌的高健埋头在电脑前一阵打字,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小鱼,你这样坐着是不是不太好?”

对面的小鱼睁着自以为挺大的眼睛:“我喜欢这样啊!这样舒服啊!”

卢颜于是就说了一句:“小鱼你知道吗?这要是在古代,你可以以身相许了,高健还没有女朋友。”

小鱼:“什么意思?”

卢颜:“意思是,其实不是每个未婚男士都开放到看着异性的大腿无动于衷。”

小鱼:“……”

几息之后,迅速收回了搭在办公桌上的腿。

小鱼中间出去的时候,孙姐就过来,削了一下卢颜的后脑勺,说了一句:“就你话多,她是总编的外甥女!”

卢颜苦着脸耸耸肩。有些为自己的心直口快苦恼。

总编的外甥女你拿两条并不优美的大腿在我面前晃我忍了,可你拿你的脚底板正对着我,让我怎么忍?

卢颜是个心大的姑娘,很快释然,嘻嘻笑:“没事,反正有纪哥。”

纪哥是他们这一组的负责人,对内严厉非常,对外袒护无比。该干的活儿毫不容情,能为组里争的好处从无遗漏。卢颜来组里半年,还是挺信服纪哥的。

孙姐就指了指卢颜。什么也没说。

这姑娘除了心直口快,实在也没有别的毛病,干活不耍心眼不偷懒不娇气也不傲气,勤勤恳恳认真无比。挺讨人喜欢一姑娘。

而且卢颜在杂志社这半年,没少帮她的忙。

否则她会点她?

中午吃饭的时候,一向跟他们凑的小鱼去了别的组找饭友,一桌他们三个,孙姐就教训卢颜:“小姑娘别光知道干活行不行?该懂的人情事故都明白明白,知道吧?”

卢颜就嘻嘻笑:“我懂我懂!谢谢孙姐!”

她是真懂,也是真讨厌。

中国复杂又必备的人际关系人情关系学!

孙姐看卢颜的样子就知道这姑娘敷衍她。让她去跟总编讨个好卖个乖看来是不可能了。说多了又怕这姑娘心里有阴影。

不过这姑娘心里会有阴影吗?

孙姐怀疑。

“你不是去相亲吗?跑我这里把我的茶喝光光占着我的椅子不挪窝?你看好了,我这里全是男户警,一个女同志也没有。你就是想敷衍你妈也不能跑我这里混时间吧?”

高鑫绝对不是赶自己这个发小,纯粹是不理解。

周泽相多少次亲了,就他所知的都数不过来了。以前是临时任务搞砸的,今天你明明就没有任务跑我这儿找任务来了还是怎么的?

周泽于是就把手机拿出来了,点出一张相片递到高鑫面前:“我今天的相亲对像。”

高鑫还真看了看。

别看周泽相亲无数,真正见到姑娘本人的时候几乎没有。他还真挺好奇周泽能相个什么样儿的姑娘。

“长得挺好啊。”高鑫疑惑看周泽,“你怎么个意思?”

周泽:“我是看上了。只知道姓名。你帮我查查!”

说得脸皮厚厚地。

高鑫一个办公室的三个户警都看过来。

周泽是常过来,他们也算是熟了,都没拿着周泽当外人。

“人姑娘居然没有留电话给你?周泽,人没看上你啊!你这张脸也不是那么好使啊!”调侃他。

“周泽,你这样不好啊。怎么,姑娘没看上你,你就来侦查人家户口?”

周泽:“……”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好嘛。

高鑫才叫一个无语,你相亲不成我帮你查户口?你是部队的人吧?怎么那么破坏党和部队的形像啊?

周泽:“……”

觉得解释这码事基本都是越描越黑,催高鑫,“你赶紧帮着查查,我妈等着我回话呢!”

高鑫是真没明白周泽什么意思。

你相个亲,连人姑娘做什么干什么家住哪里都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妈能不知道?介绍人能不知道?反而要你一副“对方身份有问题”地过来查户口对证?人家是年龄撒谎了还是身高撒谎了?你至于吗?

周泽这边催,也不费高鑫什么事情,查就查查吧。

高鑫就打开网页,输入周泽说的名字,一回车。不查不知道,一查二十七个卢颜。

周泽:“你把年龄限一限,二十至三十之间。”

高鑫于是就圈定了一下年龄,结果出来,好多了,三个。

然后一看,傻眼了。

还真有事啊,两个都已婚,一个二十岁。

二十岁相亲的可能性不大啊。还是学生呢吧?

怎么搞的啊?你相亲相个已婚的?谁的介绍人这是?怎么介绍的对像啊?搞诈骗搞到这边来了?

周泽还纳闷呢,问高鑫:“查不出来的情况是什么情况?”

高鑫:“……”

这还没有查出来?

“那除非她不是本市人呗!我只能给你查本市的。”

周泽想了想,你即使能查全国的,这查出来得有几百个吧?我也不能一一去查证啊!

这个姑娘居然不是本市的?她要真是来偶尔来游一游然后就走了,我去哪儿找人哪?

他也有点发愁了。

其实是后悔,当时干吗走啊?将错就错相了呗。反正都不认识,相谁不是相啊。

高鑫看周泽的样儿,就打趣他:“你怎么个情况啊?我怎么瞧着,有点像谍片战的意思?”

周泽心里就想,可不就是谍片战吗?那姑娘看着傻傻乎乎,还挺有心眼儿,给他出这一难题。

人海茫茫,就给我一名字,我哪儿找去啊?

他当时压根就没想着那姑娘不是本市人。想着只要你跟我说了名字,我哪儿找不着你?

真是一时大意失荆州。

后续精彩,请发消息【灰姑娘】

免责声明:文章《军婚:相亲被兵哥哥看上了,但他怎么连个电话也不留……》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微信二维码
注册自助体验金8一88元-注册送礼金不限id-新用户注册送48-推荐官网